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团兵】Journey(上)

Spectrum:


  • 献给我最爱的爱妃 @荷花的养鱼池,祝爱妃生日快乐,永远都开心健康,二次元三次元都顺顺利利,早日觅得一枚帅气软XDD 当然最重要的是还要一起愉快地厨团兵哦 ❤

     


  • 这篇文是一篇crossover,继上次荷花太太让我们两家的兵长互换立场之后(参见《Transfer》 ),今次让两对团兵一起碰头啦~Yes,这次是双团兵,又名“串门play”,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呢,请拭目以待XD

     


  • 那么先介绍一下人物关系,以免造成混乱——



          串门过来的是荷花太太家《新瓶旧酒》的总裁埃尔文·史密斯和警察利威尔


          我家的是《Levi,你XX我X》系列的白领埃尔文·史密斯和利喵Levi(兵长猫变人)


 



 


*******************


 


佩特拉·拉尔小姐继上次见到了她家上司面如菜色的模样之后又再次有幸目睹了史密斯先生另一副不同寻常的样子。


 


电梯门刚合上又被人从外面揿开,登时引来电梯内赶着上楼打卡的人们不满的低声抱怨,甚至有人嚎了一嗓子谁这么傻逼不长眼啊没空位啦等下一班吧。可等打开的电梯门外现出那个高大俊逸的身影,躁动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刚才那个抱怨出声的倒霉蛋立刻被女士们用谴责的目光逼到角落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挤在轿厢内满满当当的人群刷拉一下在这有限的空间内迅速腾挪出一个空位,只为了能有机会与这位全公司的国民偶像梦中情人共乘一梯。


 


她那向来神采奕奕春风满面的上司挂着两个不容忽视的黑眼圈面色疲惫地走进电梯,朝大家抱歉地笑笑便搭下眼皮不再说话。原本还想表示一下关心却被身旁其他部门的女士们有意无意地挤到了角落,佩特拉小姐耳边顿时响起簇拥在上司身旁的女士们种种关切的询问声——“史密斯先生今天怎么不太有精神啊”“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呀”。上司则明显有些心不在焉,面带敷衍的微笑虚以委蛇地应对。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自脑中闪过,让她聪明地选择了闭上嘴,以免沦为那班不识时务的聒噪女人中的一个。


 


照顾小宝宝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史密斯先生您辛苦了……等到了楼层,跟在上司身后步出电梯的佩特拉小姐看着前方高大男人虚浮的脚步,默默地在心里替她的好上司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而这边厢,埃尔文·史密斯先生显然还没从几个小时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这也正常,任谁睡觉睡到一半被人重重压住醒来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并不是搂在怀里的可爱恋人而是一个陌生人估计都会被吓个半死,更别提那个陌生人还树袋熊似的紧紧扒住自己顺便还试图把脸凑上来蹭蹭,惊得埃尔文立刻一掌拨开那人的脸随即敏捷地翻身坐起来拧亮台灯同时迅速地抓起手机准备报警,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足见他的处变不惊。可就在他已经滑开锁屏号码也拨了一半时,床沿边挂着的那位陌生人半睁着迷茫的眼睛抬起头来,像是还没睡醒一般,埃尔文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张仿佛是跟他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手机啪嗒一声从手里掉了下去。这么大动静吵醒了身旁的Levi,他揉着眼睛坐起身,两只原本耷在头顶的猫耳朵也竖了起来,迷迷糊糊地问道:“埃尔文,怎么了。”


 


“哇啊,Levi喵!真的是你吗!”


 


“埃尔文你他妈的不睡觉吵什么呢!”


 


除了挂在床沿边的陌生人发出的一声惊喜呼唤外,房间里还同时响起了另一个没好气的声音。埃尔文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抬眼看去,从床的另一头爬坐起来的那个瘦削身影跟此刻依偎在自己身侧的恋人如出一辙,而气势却凶狠又强悍。埃尔文听到这熟悉的狠戾语气,难以置信地叫出了那人的名字:“……利威尔?”


 


床显然不是个适合谈正事的场所,一行四人于是转战到了客厅。他们面对面双双落了座,中间隔一张茶几,如果此时有个外人在场一定会觉得像是看到了镜子的两面一般诡异。沉默了几秒后,还是那位出于职业习惯即使很困也依然坐得端正挺拔的警官先生率先开了口。他朝对面的金发男人点点头,打了声招呼:“你好,又见面了。”


 


看来有了上次的经验,再次遭遇穿越这种奇事的警官先生已经非常从容淡定了。不过他家那位金光灿灿的总裁由于是第一次,先是一脸新奇地左顾右盼,嘴里也喃喃自语道哇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吗看了那么久漫画终于也能亲身体验一回了。等打量完别人家的房子之后又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两人,捅了捅利威尔的胳膊压低了嗓音向他示意。


 


“快看,利威尔,那就是上次跟你交换到了咱们家的Levi喵哦,蛮可爱的对不对。”总裁埃尔文小小声地说道,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朝对面挥了挥手,“嗨,Levi喵,我们也又见面啦。”


 


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热情回应。Levi仰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地朝史密斯先生怀里钻去。他搂住对方的脖子将头靠上那厚实宽阔的肩膀,垂在身后的尾巴无意识地晃荡了两下,喉咙里轻轻咕噜两声便闭紧了眼睛,完全不理会背后的两位异世界来客。史密斯先生搂紧了怀里瘦小的身躯,一边轻轻上下抚摸对方的脊背——这是以前抚摸Levi背毛留下的习惯,一边抬脸看向对面的两人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Levi还困着,失礼了。”


 


“不会不会,哎呀真是好温顺啊,利威尔你不想去摸摸看吗,那可是另外一个你呢。”埃尔文总裁兴奋地撺掇起自家爱人来。


 


“嘁,饲主还在呢,你给我正经点。”利威尔面无表情地低声回应他。


 


“嘛嘛,可是真的很可爱啊,原来Levi喵平时是这样的,跟上次在我们家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呢。”埃尔文抚着下巴看向对面怀抱呼呼大睡的猫咪的另一个世界的史密斯先生,由衷地发出一声羡慕的感叹。突然间他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主意般眼神亮了亮,凑到自家爱人身旁咬起了耳朵,“呐,利威尔,等回去之后我也给你买一对猫耳和尾巴好不好,一定很适合你,绝对是不输给Levi喵的可爱啊!”


 


“你给我闭嘴。”他家强悍的警官先生恶狠狠地拧了一把那只已经搭上他大腿的手,用疼痛把对方的异想天开扼杀在萌芽状态。利威尔瞥了一眼对面整个人都趴在男人怀里的黑发小个子,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轻蔑地冷哼出声,“你他妈的倒是给我说说看那种轻浮的样子到底哪点适合我了?”


 


他的音量不大,但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也足够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埃尔文总裁还没来得及制止爱人的直来直往,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影,接着便看见自家警官大人僵硬地将手臂举到他面前,连声音都像是被冻住了似的说不利索:“埃、埃尔文,快、快帮我拿掉。”


 


“哎呀哎呀,这孩子怎么醒了,真是头疼啊,”精英先生抱着他熟睡的猫咪恋人坐在对面笑得一脸闲适,“忘了告诉你了,这孩子听不得任何人讲Levi的坏话,哪怕是我它也会不客气地咬上来的。”


 


那边的两人没空回话,正在手忙脚乱地与咬住利威尔手背的黑色小奶猫搏斗。小猫像是铁了心要给利威尔点颜色看看似的,狠狠地咬着他不松口,无奈年龄还小牙也还没长齐,空有教训人的气势,可实际的伤害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面对这样孱弱的对手,对付过无数穷凶极恶的歹徒都面不改色的警官大人此刻却完全束手无策,毕竟对付凶犯的那一套都不适合,既不能给它个背摔也不能一枪崩了它。等到埃尔文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从小猫的嘴里解救出来后,他长舒一口气,看了看手背上一圈小小的牙印抬头朝对面的金发男人怒吼道:“他妈的我上次来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东西啊!”


 


史密斯先生笑眯眯地回答:“我家的孩子就是调皮了点,本性还是不坏的,你多担待。咦,看你这反应,莫非你害怕小动物吗?”


 


“他不是害怕,是觉得小猫小狗会掉毛流口水什么的又脏又麻烦。”把张牙舞爪的小奶猫抱在怀里,埃尔文总裁接下对方的话茬解释道。小猫在他怀里拱来拱去,肉乎乎的小爪子蹬在身上痒酥酥的,让总裁的整颗心瞬间化成了一摊春水,“可是明明这么可爱,又小又软,利威尔你看,它还会舔我的手哎,等我们回去也养一只吧!”


 


“养猫其实没那么麻烦,还挺省心的,再说你家不是有养小孩吗,多养只宠物应该不会比养孩子更难了。”史密斯先生忍俊不禁地看着对面的两人——一个笑得像个傻爸爸似的抱着奶猫揉摸逗弄不撒手,另一个面露不豫之色像要跟他划清界限般往沙发的另一头挪着屁股,不由得笑着说道。


 


“就他?”利威尔没好气地斜睨身旁的男人,非常嫌弃地啧啧出声,“连几条金鱼都养不活的人有什么资格要求养宠物,弄只猫回来要是隔几天就养死了算谁的?”


 


立刻响起了一声不服气的辩驳:“利威尔好过分啊,它们分明还活着。”


 


“切,把尸体埋在花盆里说开出来的花就是金鱼生命的延续也算是它们还活着?要不是艾伦平时在换水喂食你以为就凭你每天晃到鱼缸前看看它们夸两句好可爱啊就能活下来吗,艾伦出门旅行才几天而已回来就全部翻肚皮了。少自欺欺人了埃尔文,你丫就没有养宠物的命,认了吧。”提到这个警官先生就气不打一处来,犀利的指责字字句句像子弹般朝埃尔文嗖嗖地发射过去,将对方打击得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总裁之所以能成为总裁,必然有其过人之处。总裁埃尔文避重就轻的本事早已修炼得炉火纯青。他把怀里的小奶猫举到面前与它四目相对,一边轻晃着人家的小身子一边用一种父母逗弄自家小婴儿的幼稚口气说道:“小乖,你看那个叔叔好凶哦,我们不跟他玩了。”


 


对面的史密斯先生额头默默地垂下了数道黑线。小乖是谁啊,拜托你不要这么自说自话就给别人家的孩子取绰号好吗。


 


“哎,小乖原来你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啊,你看我的眼睛颜色跟你一样哦。”


 


他一口一个小乖叫得亲热极了,史密斯先生无奈地将目光投向对面的警官先生,意思是你还管不管了,却见对方脸上写满了真他妈丢人这货是谁我不认识,一边将头转开了去。无奈之下史密斯先生只能轻咳一声:“那个,它不叫……”


 


“哎呀,你看看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跟你打声招呼,真是太不应该了。”对面金光闪闪的总裁抱着奶猫站起身,笑容满面地打断了他的话,右手也随着话音递了过来,“你好啊,另一个世界的我。”


 


史密斯先生看着那只递到面前的手,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是一只遍布瘢痕的手,皮肤上留有深浅不一的痕迹,褐色的疤痕自手背一直延伸进袖口,手指也僵硬而病态,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怕。这时史密斯先生才注意到违和之处,尽管现在是夏天,可对方依然穿着长袖睡衣,看来是为了遮蔽这些伤疤。想到上次与穿越过来的利威尔谈及到这位埃尔文时,他也只是语焉不详地提了一下埃尔文失忆和受伤的事,等现在亲眼见到才发现对方的伤势似乎比想象中严重许多。另一个世界的我……好像遭遇了很不得了的事件啊……史密斯先生如是想。


 


见他盯着自己的伤手看,埃尔文总裁轻声笑了笑:“没关系的哦,别看我现在这样,”他动了动两根不太灵活的手指,像是为了宽慰他一般语调轻松地开口,“我的左手已经完全练出来了,上次给你留的纸条就是我用左手写的,怎么样,很不错吧。”


 


他不提纸条的事还好,现在这么炫耀地讲出来,史密斯先生心里那点刚刚升腾而起的对另一个自己的怜悯顿时就像个脆弱的肥皂泡一般啵的一声被戳破了。他怎么就忘了这家伙都教会了他家可爱的Levi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动声色地握住那只异于常人的手,史密斯先生彬彬有礼地颔首回应道:“幸会,上次Levi叨扰了几天承蒙你关照了。”


 


“别客气,应该的……啊~~”右手突然被人重重使力一握,埃尔文原本正常的音调不自觉地往上拔高了一度,随即又镇定地强压了下来。他看着眼前跟他拥有同一张面孔的金发男人,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就算是在另一个世界,名叫埃尔文·史密斯的男人也绝不是盏省油的灯啊。


 


“妈的你们握个手打算握多久。”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暗潮汹涌的诡异气氛。利威尔警官活动着脖子站起来,朝史密斯先生点点头,“借个地方给我们睡觉,客房还是原来那间吧,我自己收拾,不麻烦你了。”说罢不等主人回应便拽着自家的总裁轻车熟路地朝客房而去,等走到门口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补充了一句,“哦,在我们穿回去之前还是只能跟上次一样打扰你了,请多指教。”


 


史密斯先生的笑容就这么凝固在了脸上。


 


所以说,为什么我可爱的Levi要跟那个长相凶恶的面瘫还有那个素行不良的金毛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整整一个漫长的白天啊!为什么我不能立刻请假回家保护我心爱的Levi啊!那两个混蛋吃我的住我的要是还欺负我的Levi可如何是好啊啊啊啊!上午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的高管会议上,史密斯先生明面上是一脸严肃地坐在会议室里听取报告,实则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思绪早就转了九十九道弯朝着他脑补出的种种匪夷所思的走向飘远了。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他立刻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掏出手机便给Levi拨了过去。直到听到恋人的声音,心绪不宁了一个上午的史密斯先生才终于稍微平复了些许。


 


“Levi,午饭吃过了吗?”


 


“还没有,我马上去吃,别担心我。”


 


“家里还好吧,小家伙怎么样?”


 


“他们没做什么让你为难的事吧,利威尔、啊,我是指那个跟你长得一样的人有没有逼你做扫除?”


 


“嗯嗯,那另外那个埃尔文有没有对你做奇奇怪怪的事?”


 


“哦?他们出去了?”


 


听到没什么异常状况发生,史密斯先生提溜在半空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恋人平静的声音像有魔力一般令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即使对方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他也情不自禁地微笑着开口,口气温软得像在糖水里泡过:“那就好,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你在家乖乖的啊。”


 


大概可以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吧,史密斯先生这么想着。


 


显然他乐观得太早了,他万万没想到迎接他的将是怎样一副鸡飞狗跳的场景。


 


等他下班回家推开家门,还在纳闷怎么没见到Levi过来迎接的身影,便听见浴室里传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吓得他丢开手里的东西三步并两步赶紧奔了过去。他家还算宽敞的浴室里此时正上演一台好戏,那位见惯了大风大浪什么事都能处变不惊的警官利威尔此刻毫无形象可言地蹲在马桶盖上手指发颤地抱着水箱,并将两道求救的目光投向他的伴侣。


 


“埃尔文,快把它抱走!”


 


黑色的小奶猫不疾不徐地在浴室里悠哉地散着步子,不过蓝莹莹的眼睛一直牢牢盯住马桶盖上的警官先生。它绕了几圈,在马桶正前方停下脚步蹲坐下来,舔了舔爪子,歪着头看利威尔,看得他心里直发毛。突然小猫弓起了背,像是作势要扑上来似的,惊得利威尔通了电一般在马桶盖上站直了身子,又提高音量叫了一声:“埃尔文!”


 


“利威尔,猫都是怕水的,你快跳进这里它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总裁大人不知何时已经放好了一浴缸的水,笑眯眯地朝他招手示意。


 


“你做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警官大人怒目而视。


 


埃尔文总裁无辜地摊摊手:“反正你刚被它咬了手,也是要洗洗的嘛。”


 


利威尔脸上顿时流露出非常蛋疼的表情。


 


小黑猫越靠越近,同时还虚张声势地朝利威尔晃了晃小肉爪。警官先生退无可退,嘴唇发颤地做出了让步:“算我求你了埃尔文,快把那只猫给我抱走!今晚随便你要怎么样,你想中出就中出,我绝对不揍你,快把它抱走!”


 


这什么糟糕透顶的发言啊……史密斯先生头痛地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就听见身旁抄着双手斜倚在浴室门边面无表情看热闹的Levi轻道了声“去”,小奶猫便像接收到了指令般嗖地一声蹿上了马桶盖,挥舞着小爪子朝利威尔扑去。警官先生戚戚然地望向他的伴侣,见对方朝他鼓励地点点头,于是怀揣一腔壮士就义的悲愤与决然,拿出警察利落的身手,扑通一声跳进了装了大半缸水的浴缸。他以为这样就算是结束了,不过残酷的现实教导我们永远不要小看你的对手,就在他躺在浴缸里还没松出那口气时,一个小小的黑影箭一般地自空中划过跃进浴缸,立时激起千层浪,利威尔猝不及防,被水溅了满头满脸。这毫无疑问是最强警察三十多年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刻没有之一。利威尔铁青着脸抹了一把水,一边忙不迭地躲避朝他游过来追咬他的小奶猫,一边愤怒地拍开浴缸边忍住笑的金发男人朝他伸过来的手:“谁他妈说猫都怕水的?!”


 


这时从门口飞来凉凉的一句冷哼:“啧,连只猫都应付不了,到底是谁更没用。”


 


“你!”利威尔的怒火腾的一下被点燃了,也不顾浴缸湿滑,他哗地站起身,边撸袖子便朝浴缸外跨,“想打架是吧!”


 


“来啊,怕你不成。”Levi凶狠地眯起眼,垂在身后的尾巴幅度不大却有力地左右摆动,昭示出他现在心情的恶劣。


 


眼看一场风云变色惊心动魄的恶斗即将展开,千钧一发之际两位埃尔文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迅速出手力挽狂澜,各自将人扛回了房间,从而避免了史密斯先生的高级公寓在下一秒有可能就会变成贫民窟的悲惨可能性。


 


“怎么跟利威尔闹得这么不愉快啊?”史密斯先生温和的声音混在吹风筒发出的呜呜风声里有些模糊,小奶猫眯起眼睛任他摆布,慢慢地从一只湿漉漉的小怪兽又变回了一颗蓬松的小毛球。埃尔文见料理得差不多了,关掉吹风机揉了揉它的头教育道,“你这小鬼也不听话,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呢,太没礼貌了。”小奶猫发出一声不满的咪呜声,甩甩尾巴跳进Levi怀里偏着脑袋看他,像是在对他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Levi垂下眼帘,白净的小脸板得紧紧的,好半天才闷声闷气地开口:“我不喜欢那个人。”


 


“发生了什么吗?”史密斯先生把人拉过来,安抚地拍拍他的背,好言相问。


 


被熟悉的气息所包围,Levi不悦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他把头埋进埃尔文宽阔的胸膛,习惯性地蹭了两下,这才慢慢地开口说起下午发生的事。


 


而此时的客房里,埃尔文总裁拿了条毛巾帮利威尔擦他一头湿淋淋的还在滴水的头发。他平时鲜有机会做这样的事,这会儿有了服侍对方的机会,倒是难得的新鲜体验。利威尔盘腿坐在床边,他屈腿坐在利威尔身后,擦得认真细致,力道也拿捏得恰到好处。等把那头利落的黑色短发擦得半干,埃尔文收起毛巾,凑在利威尔耳后轻啄了一口,打趣道:“气还没消呢?”


 


利威尔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不接他的话。


 


埃尔文不在意他的冷淡,自顾自地往下说:“我倒是觉得你对Levi喵太严格啦,他也没做错什么,多看两眼挂钟就被你嫌弃,好歹给主人家一点面子啊。”


 


“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顶着张跟我一样的脸却尽做些没出息的事,瞧瞧那副坐立不安的熊样,完全就是个被包养的软蛋嘛,好像离了饲主他就丢了魂似的。”利威尔口气不善地抱怨,随即阴狠地斜眼瞥了过去,“行啊,还学会帮外人说话了,看来那只猫很招你喜欢?”


 


埃尔文笑着揽住他的肩膀,亲昵地靠过去:“怎么会呢,我想那应该只是他从以前就养成的习惯吧,等主人下班什么的。”他顿了顿,笑意像揉碎了的星光一样散开在深邃的蓝眼睛里,“其实你去上班的时候,我在家里也是这样等你的呀。”


 


“想着你能不能正点回家呢,是不是又在加班,有没有好好吃饭,任务危不危险。一个人在家里看着时钟的时候总不自觉会想东想西呢。虽然那位埃尔文的工作性质跟你不一样,但Levi喵牵挂他的心跟我牵挂你是相同的吧。”


 


“你……”利威尔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讶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将头转了回来,黑沉的目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陡然暗了暗。


 


而另外一边的史密斯先生听完了Levi忿忿不平的讲述,微笑着对上怀中人的视线:“那个人嘴巴是挺坏的,不过也是因为他遭遇了很多事,要听听吗?”


 


Levi犹豫了半晌,天性里的好奇心终究还是占了上风,那双黑亮的眸子望向埃尔文,轻轻点了点头。


 


——TBC——



评论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