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团兵】Journey(中)

Spectrum:

利威尔·阿克曼警视,(划掉)警界之花(划掉),凭借其强大的身手、过人的胆识与精准的枪法名闻遐迩的最强刑警,眼下正处在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里。


 


“……呃,你这么早。”


 


“啊……你也是,不多睡会儿吗,我看你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被你看出来了啊大概换了个环境有点失眠吧哈哈哈。”


 


“招待不周真是不好意思呵呵呵。”


 


“…………”


 


“…………”


 


两个人干笑一阵,神情僵硬地杵在浴室门口面面相觑,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到了抱在对方手里团成一团的床单上,而后又各自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利威尔心里已经把自家的金毛混账翻来覆去地骂了个狗血喷头。发情也需要看场合的好吗,哦不,还就是因为换了个陌生环境这家伙反而更来劲了,美其名曰生命带给我们如此奇妙的际遇就让我们不要浪费纵情享受别样的美好时光。美好你妹啊,折腾大半夜老子腰都快断了!而且说中出还真他妈就给我中出,平时叮嘱他吃薯片别掉渣怎么就不见他记性有这么好!现在还被房主人亲眼目睹把人家客房的床单搞得一塌糊涂的糟糕样子,我堂堂最强警察的脸要往哪里搁!他倒是全然忘了昨晚爽得被送上云端的自己也是弄脏床单的罪魁祸首之一。


 


站在他对面的史密斯先生也在心里检讨着自己的不知节制。昨晚给Levi讲完这一对来自平行世界的埃尔文和利威尔的故事之后,那张白皙的小脸上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不过明显感觉到他比往常更粘人了些。史密斯先生自认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可是当Levi那条灵活的猫尾巴软软地搭过来缠绕住他的大腿根部时,他终于还是没忍住,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这不打紧,最关键的是,在反反复复的激情中,他完全忘记了戴套这回事。


 


原来打算趁着没人起床的时候悄悄把床单洗掉湮灭罪证的人不止我一个吗。面面相觑的两个人脑子里同时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史密斯先生不太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比了个请的手势:“你要洗床单是吧,你先用吧。”


 


利威尔也不太自在地挠了挠头,视线漫无目的地游移了一阵,最终盯着天花板上的装饰纹路开口说道:“不不不,你还要上班,你先洗吧。”


 


“你是客人,还是你先吧。”


 


“妈的你可真啰嗦,让你先就你先。”


 


……说到底这种事有谦让的必要么?


 


最终他们达成了共识,共用浴室各洗各的。


 


利威尔的尴尬在看见史密斯先生的洗衣步骤后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劈手夺下对方打算直接扔进洗衣机的床单,皱着眉头质问道:“你就打算这么洗?”


 


“哎,有什么不对吗?”史密斯先生非常不解,“我家洗衣机挺高端的,全电脑控制,静音节水洁净力强,还有强力除菌功能,我觉得就这么洗挺好的啊。”


 


“开什么玩笑,机器洗的哪有人手搓的干净。”利威尔四下望了望,往台盆里注了大半盆水把床单浸泡进去,同时鄙夷地看向史密斯先生,“一看你这人就没做过家务。”


 


“以前都是请家政服务,后来有了Levi也不用我操心啊。”史密斯先生一脸我为什么要做家务的迷惑模样,顺道把自己的那条床单从利威尔手中解救出来塞回了洗衣机里。


 


“哦?”利威尔闻言挑了挑眉毛,“你那只猫还会做家事?”


 


“那当然,Levi很能干,别看他变成人类的时间还不长,学习能力可比一般人还要强,像这些家用电器的用法教他一遍他就全会了。”提到自家聪明可爱的恋人,史密斯先生的语气里满是掩不住的自豪和夸耀,听得警官先生牙酸似的又皱起了眉头。


 


“行了行了,你家的猫天下第一,把洗衣粉递给我。”利威尔随口敷衍地回应,全副精力都放在如何对付脏床单上了。手伸了半天对方却迟迟没有动作,他纳闷地偏过头,就见男人一味地盯着他的左手无名指看,直到感受到他疑惑的目光才回过神来,朝他抱歉地笑了笑。


 


“你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戴着那个呢,”史密斯先生将东西递给他,顺便指了指他的左手,“恭喜你了。”


 


“这个?”利威尔抬手看了看圈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不易觉察地咧了咧嘴角,“我家那货就是爱整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先前那对戒指被我办案时不小心弄丢了,后来我生日时那家伙就送了这个。不过这玩意儿上班戴着太麻烦,我都给偷偷摘掉的,等下班回去到了家门口再戴上,你说我一个警察戴这么招摇的戒指像什么话。”


 


史密斯先生不禁哑然失笑:“你这抱怨在我听来可跟炫耀没什么两样啊,这戒指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看得出来他对你有多上心。”


 


“嘛,也就那么回事吧。”


 


“不过我以为你会不那么在意形式?”


 


“我是无所谓的,可那家伙心思重,弯弯绕绕的总是想太多,你跟他头脑差不多应该也能体会才是。”利威尔顿了顿,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感慨的往事般,声音有些低沉,“之前我们遇到了一些事,那次挺凶险的,我挨了一枪,差点没救回来。事情过去之后我才知道那家伙一直对当时没有资格给我签手术同意书耿耿于怀,戴上这个,算是给我们的关系一个交代,也算是让他安心吧。”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双手撑在台面,侧头看向埃尔文,“而且算起来我跟他的牵扯也不少,我们的小孩有实际的股份继承权,我名下也有很多不动产和股份,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身后的事情我都可以全权代理,我儿子的抚养权也分给他一半了,虽然我是不大在乎这些小事,不过既然要在一起过日子,名分上的事情还是搞清楚比较好。”


 


这一番话听得史密斯先生有些怔忡,他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出声,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口齿不清的招呼。


 


“早啊,利威尔,你怎么不叫我就起床了,”埃尔文总裁揉着眼睛扒在浴室门边,又打了个哈欠,“啊,同体你也在啊,早安。”


 


“埃尔文?”


 


这时另一个声音的加入让两位埃尔文不约而同地一起回过头,只见Levi甩着尾巴走了过来,他疑惑地眨眨眼,好奇地问:“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


 


“哟,你也早呀,Levi喵,”埃尔文总裁笑嘻嘻地朝对方道了早安,转头看向自家爱人,“利威尔,早饭吃什么,好饿啊。”


 


Levi不由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昨天晚上不是吃过东西了吗,为什么还叫饿?”


 


“你说晚饭吗,那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啦,而且你们家里怎么一点零食都没有的,”总裁先生颇有些委屈地拍拍肚子,期期艾艾地看向史密斯先生,“我说同体,没有薯片的人生也未免太悲惨了,你看是不是……”


 


“可是我昨晚明明听到你对他说我们来试试火车便当吧,还问他饱了没。”Levi飞快地打断了他的话,摇摇尾巴朝自己的恋人投去询问的眼光,“埃尔文,那是什么便当,好吃吗?”


 


只听呲啦一声响,警官先生手中那条可怜又无辜的床单在他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的力道下被撕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光荣牺牲了。


 


早饭的餐桌上异常沉默,除了Levi之外的其余三个人全都面色古怪,各自闷头往嘴里机械地填着食物。Levi纳闷地看了看他们,不明白这三个人类在发什么神经,他自顾自地解决完自己的那份早餐,便照料家里的小东西去了。等他离开餐桌,埃尔文总裁才鬼鬼祟祟地抬起头来,压低了声音朝对面的史密斯先生发问:“同体,你家的隔音……”


 


“我可什么都没听见。”史密斯先生赶紧撇清。


 


“啊,那这么说来,是因为Levi喵还保留着猫耳朵的关系了,真是失策。”埃尔文总裁手撑着下巴喃喃自语,“不过你竟然没跟他试过吗?你也别太过度保护啦,让他多知道些东西没坏处。我跟你说,真的很不错,你……”


 


“你他妈的不想吃就别吃了。”警官大人手中明晃晃的叉子气势汹汹地叉在了埃尔文总裁盘子里的煎蛋上,汩汩而出的蛋黄瞬间淌了满盘,令总裁先生的小心肝不自觉地颤了颤。


 


史密斯先生见状赶紧咽下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来穿好西装外套,朝他们点点头:“我先去上班了,你们自便。”他走到门口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折返回来,从公文包里掏出两支手机递了过来,与之相伴的还有一个信封,“昨天忘了给你们,手机里已经存好了我的号码,要是有什么事就打给我,钱的话不用担心,这些你们先拿着用,让你们待在家里应该也挺无聊的,出去走走好了。”


 


“呜,不愧是我的同体,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埃尔文总裁咬着叉子,感动的泪花含在眼眶里一闪一闪地打着转。


 


这时Levi也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跑出来,习惯性地跟男人道别:“埃尔文,路上小心。”


 


史密斯先生微笑着亲亲他的脸颊,顺便拍了拍Levi怀里的小黑猫——小家伙刚吃好了奶,此刻满足地趴在Levi怀里一动不动——叮嘱道:“你也要乖一点啊,听Levi的话,再调皮的话可要扣你的口粮咯。”小奶猫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看他,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埃尔文总裁羡慕地看着那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突然间感慨地蹦出了一句:“什么时候艾伦也能这样乖乖让我摸就好了。”


 


“想摸就摸呗,谁也没拦着你啊。”利威尔正往面包上抹花生酱,听到他的感慨头也不抬地回应,“他敢不让你摸我就揍他。”


 


脑补了一下自家的中二熊孩子突然转了性任凭自己乖乖摸头还扑在自己怀里甜甜地叫爸爸,埃尔文总裁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赶紧收回思绪:“……不……还是现在这样就好。”


 


经过昨天那件事,虽说各自被开解了一番,可等两个长相相同同样都是面无表情的黑发小个子对上照面时,不免还是有些不自在。利威尔沉默地帮Levi清洗好碗盘,没话找话地交代了句我们出去了,便拎着自家总裁逃难似的出了门。


 


夏日的阳光热力四射地照耀大地,行道树茂密的枝叶在头顶铺叠开来,投下大片大片的阴影。葱郁的绿意缀在枝头,仿佛下一秒那浓烈的颜色就能滴下来。天碧如洗,透澈得连一小片云朵都没有。两人并肩走在全然陌生的街道上,埃尔文看对方板着张脸走得又急又快,不由得微笑着去拉他的手:“我的警视大人,现在可不是赶着去上班,放轻松点吧。”


 


利威尔不耐烦地白他一眼,倒是依言慢下了步子。埃尔文拖着他的手,缓缓悠悠地走。一时间也没人说话,就这么慢腾腾地走了一会儿,利威尔听见身旁的男人轻吁了一口气,柔声说道:“真好啊。”


 


“嗯?”他有些不解地抬眼看去,正好埃尔文也垂下眼来看他,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刹那,金发男人绽开了平和满足的笑颜。


 


“像这样跟你手牵手慢慢散步,什么都不用管不用做,也不担心会有突然来的电话把你叫走,放在平时根本想也不敢想,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埃尔文晃了晃他们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朝他微微眯起眼睛,“你看,说不定上天知道距离我们上次一起旅行已经过了多久,这才赐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作为补偿呢。”


 


利威尔愣了愣神,想说点什么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最终也只憋出一句笨蛋。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猫叫,两个人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就见一团黑色的小毛球摇摇摆摆地朝他们跑来,见他们停下了脚步自己也跟着停住,蹲坐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舔起了小脚爪。埃尔文立马蹲下身笑逐颜开地朝它伸出手:“小乖,你怎么跟出来了。”


 


小黑猫歪歪脑袋,走到他面前用头蹭着他的手心,嘴里一直咪呜咪呜地叫着,完了更是用两只小爪子扒住他的手撑起身,灵活透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他,总裁先生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像烈日下的冰激凌一般迅速融化了。


 


“别玩了,赶紧送回去,这家伙是偷偷跑出来的吧。”利威尔抄着双手站在旁边闲闲地开口。


 


小心翼翼地将小奶猫抱在怀里,埃尔文抚摸着它毛绒绒的小脑袋问道:“是想我们带你出去玩吗?”


 


小猫像是听懂了似的,小肉爪搭在他的手臂上,又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蓝莹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和好奇。


 


“好好好,我带你去玩,不告诉Levi喵。”总裁先生彻底丧失了原则,喜滋滋地朝爱人征询意见,“就带它去玩一小会儿好不好,反正我们也不会走多远,对了,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啊?”


 


“嘁,先去便利店买套子。”利威尔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撇下他径自朝前走去。


 


“喂,你们。”


 


没走两步又被身后一个冷冽的声音绊住了脚步,一看是Levi寻了出来。他戴着顶棒球帽,一身运动风的装扮让他看起来活像个大学男生似的,尾巴也好好地藏了起来,从外表看与平常人毫无二致。他叫住他们,皱起眉头问道:“你们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我家的——”话还没说完却被突然冲过来的一个人撞歪了身子,那个人见撞了人也没有停下来道歉,反而头也不回地撒腿狂奔,这时后面颤巍巍地追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气喘吁吁地呼救:“谁……谁来帮帮我……那个人抢了我的包……”


 


埃尔文见状赶紧扶住老人:“您别着急,慢慢说。”


 


“怎么能不着急,”老妇人满脸焦虑,紧紧攥着埃尔文的手,“那包里可有我治病的钱啊。”


 


“别担心,交给那位先生吧。”埃尔文安抚地朝她笑笑,眯起眼睛看向已经消失在街角尽头的那道黑色的瘦削背影,“那位可是非常厉害的警察先生呢。”


 


真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有这种不知死活的渣滓啊。


 


利威尔面色冷峻,一路紧随抢匪其后,死死地咬住他不放,吓得不明所以的路人纷纷躲避。眼看就要追到了,谁知路口的红绿灯开始闪烁,抢匪抢在变灯前的最后两秒飞快地跑向对面,行人通行的红灯亮了起来,行驶起来的过往车流生生将他挡在了马路这一边。抢匪迅速地消失在了对街的人流中,利威尔黑了脸,但也无计可施,待绿灯亮起他立刻冲了过去,却已不见那人的身影。妈的,跟丢了吗,该死!利威尔懊恼地骂了句娘。这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温度的熟悉嗓音传入耳际:“跟我来。”


 


那个瘦小的身影越过他朝前跑去,利威尔愣了一下,拔腿跟上了他。不得不说,有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你眼前时,那种感觉还是挺微妙的,可是当你发现那个人除了长相与你相同却跟你有着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跟行为模式时,心情就说不上到底是好还是糟了,尤其是在眼下这种紧张的时刻。利威尔跟在Levi身后不紧不慢地跑了一段,见他居然还有闲心停下来逗弄了一会儿路过的猫咪,怒火腾的一下就蹿上了心头。正想发作,Levi直起腰朝他使了个眼色,带他拐进了一条逼仄的小巷。那是一条死胡同,尽头堆满了杂物。Levi敏捷地借力跃上墙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利威尔:“要我帮你吗?”


 


“哼。”利威尔轻蔑地撇撇嘴角,后退几步而后疾冲过来,脚蹬在墙面啪啪两步也跃上了墙。Levi朝下望了望,低声对他说:“来了。”


 


抢匪做梦也没想到先前追赶他的人会从天而降,而且还有丝分裂成了两个。短暂的吃惊过后,他反应迅速地掉头朝另一头逃窜,可还没奔到巷口便被一大群不知何处而来的猫挡住了去路。抢匪见两头的出路都被堵住了,瞬间慌了神,拔出一把弹簧刀挥舞着朝他们冲来,嘴里还大叫大嚷“他妈的给我滚开”。


 


“站住别动!”利威尔厉喝出声,条件反射地去摸佩枪却摸了个空。这时身边倏然闪过一道身影,定睛一看竟是Levi。黑发的小个子面无惧色地迎上前去,与匪徒缠斗起来。跟利威尔这种受过系统训练的警察不同,他出拳没什么章法,但每一下攻击均是精准狠戾,利威尔在旁边看得清楚,那双与他同样锐利的细长眼眸中闪烁的是人类所不具备的动物狩猎的天性。Levi的帽子在打斗中不经意间滑落了,那人在见到竖在他头顶的两只尖尖的猫耳后惊恐地叫了起来:“妖、妖怪——啊——”话音未落变成了一声痛呼,Levi扭住他的手腕把刀夺过扔在一旁,随即补上重重一拳,让那人痛得跪在地上蜷成了虾米状。Levi皱起眉头,嫌脏似地拍了拍手,朝蹲守在一旁的猫群吩咐了一声看住他别让他跑了,就走到旁边去打电话了。利威尔惊讶地看着一拥而上的猫咪将匪徒团团围住,不由得在心里啧啧称奇。


 


“警察马上就到,等一会儿吧。”Levi收了线走过来,见利威尔伸手探向他的头顶,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满脸戒备地看着对方,“干嘛?”


 


“你帽子掉了。”利威尔不以为意,探手将帽子替他戴好,顺势在他头顶揉了一把,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看不出你也很能干啊,之前是我小看你了,对不起。”


 


Levi哼哼两声,倒是和缓了戒备的神色,没再躲开他。


 


“原来你能跟猫交流吗?”


 


点头。


 


“所以这家伙的行踪也是猫告诉你的?就刚才在路上的时候?”


 


点头点头。


 


“能让这么多猫都听你的,真厉害啊。”


 


“嗯,因为我是它们的老大嘛。”顺理成章的回答。


 


“你这么好用的能力不当警察太浪费了。”


 


“当警察?我?”疑惑的眼神。


 


“嗯,我跟你说……”放下芥蒂之后再看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便怎么看怎么顺眼,立志要让另一个自己也早日踏入警界发光发热的利威尔主动凑近Levi搭上他的肩膀,开始卖起了安利。


 


于是当晚下班回来的史密斯先生突然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还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今天居然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利威尔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一把仿真枪,正手把手地教Levi拆卸和组装。Levi之前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新鲜与好奇,沉浸在利威尔的讲解中听得津津有味,史密斯先生不得不招呼了一声我回来了才引起了那边两个人的注意。


 


“怎么就你们俩在,他呢?”史密斯先生放下公文包,将脱下来的外套交给迎过来的Levi随口问道。


 


“喏。”利威尔朝旁边扬扬下巴。


 


这时史密斯先生才注意到那坨蜷缩在沙发上散发出阵阵黑气纹丝不动的人形物,因为实在太消极了以至于跟灰色沙发融为了一体,难怪刚才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那个石化了不知道多久的人形终于动了动,气若游丝的凄惨呻吟从扣在脸上的漫画底下传了出来:“……利威尔……”


 


“你看,这个零件要这样往上推才能卡牢。”


 


“……为什么……为什么路飞变成了海军大将……说好的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呢……”


 


“你试试自己装一次,我给你计时,想当初我们队里装枪大赛我可是拿了第一名的。”


 


“鸣人怎么会嫁给佐助了……”


 


“速度不错啊,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我,等你再熟练点说不定会比我还厉害哦。”


 


“…………织姬妹妹居然是反派大Boss,我不能接受啊啊啊,还我女神……”


 


“握枪的姿势像我这样,与肩同平再瞄准。”


 


“连银桑都成了公务员,这日子没法过了,还要给尼特活路吗……说到底只有富奸的休刊没有变,人世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此……啊……利威尔……”


 


“妈的你还有完没完了!”利威尔没好气地一脚踹过去,“要说几遍啊这里没有《Jump》,谁让你买那个什么《Pump》回来看的。”


 


“可是明明画风一模一样……我不能错过这期的连载啊……”总裁先生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口气委屈极了。


 


史密斯先生很难描述在那一刻看到跟自己长相相同的人却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是个什么样的复杂心情,他哭笑不得地从购物袋里掏出几包东西朝对方招呼道:“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薯片,我就都买了些,要试试黄瓜味的吗?”


 


“黄瓜味?从来没吃过!”埃尔文总裁瞬间满血复活,蹭地一下窜起身来,热泪盈眶地扑向史密斯先生,“果然对我最好的还是我自己嘤嘤嘤。”


 


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往嘴里塞了满满一把薯片,总裁先生原本兴奋的神色在咀嚼了几下之后突然变得非常难以言说。不忍伤害另一个自己的好意,埃尔文斟酌了一下词句才委婉地说道:“同体,你们这里的黄瓜……味道有点特别嘛……”


 


史密斯先生看了看他手里的薯片袋子,突然抱歉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都是绿色的包装我拿错了,这个原来是香菜味的。”


 


你果然还在记恨我霸占了Levi喵三天的事吗,也太小心眼了吧!我家利威尔也借了你三天啊你也没亏不是么!埃尔文总裁看着那张熟悉脸孔上的熟悉笑容,蓦然意识到他自己在算计谁的时候好像也会露出同样的表情。


 


果然……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不能对叫做埃尔文·史密斯的男人掉以轻心啊……


 


——TBC——

评论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