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贺新春(论把神探拐回家的一百种方法新春贺文)

韦悬济:

*亮瑜
*现代刑侦
*ooc预警


*一吨纯糖,不甜,打我


Action!


佳节当前,因特大重案而忙里忙外的各市局丝毫没有放假的意思,所谓刑警就是“一个月加班两次一次加班半个月”——可谓是长年延续下来的优良传统。
于是,几乎所有在岗工作人员都一如往年地把春运抛到了九霄云外,决定把自个回馈给社会加班到明年了。
前线的刑警里会做饭的就抽个空跑到菜市场搜刮余粮,承担着烧制年夜饭的重大任务;会干点手工的都批发了山高的彩纸金粉,把市局内部点缀得宛如马德里宫般富丽堂皇,让人瞥一下就觉得瞎了自己的24K钛合金狗眼。局长们一边疯狂挥着案宗,四处往现场点兵遣将,一边还得耸着肩头骂骂咧咧地接同行的祝福电话,忙得不可开交。
下午四点,蜀区。
周瑜托着下巴,手指悠哉悠哉地敲着桌面,坐在某副局长办公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穿着修身长款加绒风衣,又长又直的双腿闲适地前后略微分开,气度从容,勾得从门外经过的小姑娘秋波连连。
——几秒后,一个在大年三十仍然披着警服佩着枪的可怜男人从门外大步走入,回手便将门带上。
周瑜刚一转头,下巴就被人向上挑起。他和对方鼻尖抵着鼻尖,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润笑意。
“嗯……?”周瑜就势前倾,轻轻揽住对方肩膀,在诸葛亮唇上落下一吻,“回来这么晚。累了没?”
诸葛亮稍稍扶住周瑜后脑勺,小狗似的又亲了几次。他舒适地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旋即转身依靠在桌边,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笑道:“一群自以为聪明的小家伙,居然在除夕夜发布恐怖袭击的假消息,全拷到看守所一日游去了。”
他眼角微微上翘,倾着身子,握住周瑜骨节修长的手指,摩挲片刻,才安心似的笑了笑,转而道:“周大侦探,那个……”
他话音未落,便被周瑜反握住手腕。只见周瑜起身将他压到办公椅上坐好,自己则长腿一架,倚靠在办公椅扶手上,侧面朝着诸葛亮。他伸出手,轻柔地放在对方的后颈部。
略带凉意的指腹触碰到因巡逻抓捕而余热未散的肩部肌肤,诸葛亮浑身惊了一下。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周瑜就已经揉捏起来。
常年握枪的手指上覆着一层薄茧,与酸疼的肌肉互相小幅挤压,位置不偏,力度恰好。
诸葛亮舒服得从喉咙里叹了一声,笑道:“这也太幸福了......”
周瑜低低笑了两声,凑到诸葛亮耳畔,道:“工作辛苦了。一会儿不还得去准备年夜饭么,先给你缓缓劲儿。”
一听到年夜饭,诸葛亮便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蜀区自诩人才济济,不料到了关键时候居然连下个厨房的人都找不出来半个,就算上个刑警家属孙尚香,也根本挑不起几百个人的粮食大担。
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
于是,经年过着精致单身汉生活的诸葛亮老干部,光荣了。
他幽幽地发出一声类似于夕贬潮阳路八千的哀叹,在自己辛苦建设并支撑多年的高大冷淡形象即将土崩瓦解的残酷现实面前,显得幼小又无助。
“......我给自己用来活命做的那点东西也能吃?”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唉,不提这个了。倒是那什么——”
诸葛亮刻意吊人胃口地顿了顿,语气里有点隐隐的兴奋。周瑜一边帮他揉肩,一边感到有点好奇。不过就在诸葛亮张口打算继续说下去时,兜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
“......”
电话被接通后,那头传来孙尚香匆促的声音:“他副部啊,好来做饭了,你顶头上司说年终奖就看这晚餐质量了......诶哥你别乱动——”
那边一片嘈杂,听声音大概是锅碗瓢盆摔落在地上奏出的连环乐。嘟嘟两声,一脸疑云的诸葛亮刚提出了关键词:“'哥'?”电话就无情地挂了。
他把手机塞回兜里,周瑜也停下手中的动作。
两人一个转头,一个探头,对视了一眼。
噗嗤。周瑜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诸葛亮也藏不住笑地骂了一声,起身活动了下手臂,道:“孙策那小子也来添麻烦,这饭得做到明年。你下临时大堂里去待好,万一被停职察看的那家伙也来了......”
周瑜笑眯眯道:“我会跟他要红包的。”
两人又大笑一阵。
结果没想到不光是孙策来了,人家吴区和魏区的光荣刑警也来了。归根到底,原来大家都没什么人手,于是三位市局的局长便一拍即合,打算过个真正意义上的团圆夜了。
临时收拾出来的大堂十分拥挤,几乎人人都紧挨着,四处张灯结彩,亮丽得很。大乔小乔孙策都去给烧饭的刑警们添麻烦了,周瑜便挨着曹操坐着。饭菜都吵吵嚷嚷端上来时,曹操正和他谈那个医生的事情,谈得正欢呢。
“我去!”曹操一看满桌子的菜,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不是,这,等等?你们蜀区的菜很有特色啊?”
正当此时,诸葛亮刚脱了围裙和警服,一身简单衬衫地就挤到周瑜身边落座了。曹操指了指满桌子的红色,问道:“恕我直言,辣椒是不是太多了???”
诸葛亮一边倾着身子整理菜盘,一边挑眉道:“不清楚。蜀区平时大多这个口味。我还特意叫他们放少了一点儿呢?”
曹操一脸茫然。
而在整整四五瓶酒上桌的时候,他的茫然中又带了一丝清醒。
反应过来时,刘备和孙策勾肩搭背地冲他笑,一斤都被灌下肚了。
江湖传言:曹孟德酒量差得一批。
好,现在大家都在,从此以后这就不是传言了。
是事实。
看着腮帮子红得跟晚霞似的曹操,不少魏区的姑娘家们都拍腿笑起来了,什么狗屁奖金通通不要了,拿出手机就开始录视频。刘备一边装模作样地喊“保密条例注意影响”,一边自己扶着孙尚香笑成个傻子样。
周瑜瞥了眼正在大喝特喝的孙权,拿胳膊肘戳了戳诸葛亮,给了个眼神:“晚上没其他活动吧?”
诸葛亮勾唇,低声道:“怎么,想和我二人世界?”
周瑜不知有些微醺还是怎么,竟也笑了笑,应了声:“嗯。”
“……”诸葛亮盯着他,沉默了片刻,最后也没能再说出什么来。
他心底暗暗压住那点小躁动,轻轻扳过周瑜的下巴,拇指腹微微一扫,将周瑜唇边留下的一滴红酒渍慢慢地擦了去。
周瑜的嘴唇很软,嘴角还带着一点笑意,摩挲起来有种在摸小兔子脑袋的柔软感觉。
不过诸葛亮没敢怎么造次。
他叹了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小兔子,翘着尾巴的大灰狼还差不多。就上次,耍流氓险些被踹绝后的窒息感至今仍挥之不去。
诸葛亮和周瑜含笑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舔了舔嘴唇,刚想趁着没人占个无伤大雅的小便宜时,被人拍了拍肩。
“……”诸葛亮嗫嚅着骂了声靠,结果一回过头就看到刘备红着耳朵道:“找地儿唱歌去,走。”
诸葛亮心里怒吼了一句,除夕夜还有KTV有房啊?!一边佯作冷静地点了点头,收回放在周瑜脸上的手,拿出手机开始打车。
周瑜低低地笑了几声,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刘局的酒量是不是也不怎么样?”
“你说呢,”诸葛亮也用一样轻的声音回答,“他那酒量用来装正好,撞上孙家人是铁定倒了。”
话毕,两人又是一阵乐。
.
.
“哎!先说好不合唱因为爱情!”孙策挣扎着往KTV大包的沙发深处钻了钻,被手下拽着脚踝向外拖,“打死不唱!让刘备跟曹操上!”
爽翻天的一群人边叫边闹,几个姑娘挥舞着双手吼着《算你狠》,那乐声,大得堪称震耳欲聋。幸亏找的是全市隔音效果最好的一家店,否则这音量多半是要出事……
周瑜苦笑着望了望唱得很嗨的小乔,又苦笑着低头看自己那烂到人神共愤的手气。大乔胳膊支在大腿上,托着脸,笑嘻嘻地看着他:“瑜哥,这把输了要脱衣服,咱说好的~不许赖!”
“多少年了没听过你这么嗲里嗲气的,”诸葛亮在一旁气笑了,边洗牌边盯了眼周瑜脱下的外套,“我说,这都输几把了,要不出个千……”话没说完就给瞪回去了。
周瑜一挥手:“再来!”
光荣。
周瑜再一挥手:“再来!”
光荣。
周瑜忍不住在心底骂了一声,刚要抬手:“再……”就被诸葛亮按了下去。他笑眯眯地示意周瑜看看自己身上脱得仅剩的一条衬衫,把一叠牌递给他,道:“咱俩换换。”
这话一出口,火爆热辣的恋爱氛围顿时烧透了整个大包,“哟——!”,就连《算你狠》也得给它让位。于是,在诸葛亮把自己外套不容分说地披到周瑜身上后,一堆打打闹闹的人全部围了过来。
一把,大乔脱。
二把,孙权脱。
三把,许攸脱。
“我操!”许攸扔牌的那一刹那,立刻有人惊叫了出来,“许哥都败了,副局你特么出老千了吧!”
诸葛亮举起自己把袖子高高卷起的双手,无辜地看着他们。
一边的周瑜对自己的运气感到很糟心。
人堆冒出各种各样奇怪的惊叹,然后诸葛亮把牌往桌上一放,看着周瑜一脸无奈地开始洗牌,计上心头,舔了舔嘴角。
——他的手指在上下飞舞的牌边显得很漂亮,眼睫毛稍往下垂,被KTV旋转的灯光打出了一片若隐若现的星海。
非常好看。
而就在周瑜要发牌的时候,诸葛亮忽然在众目之下伸出手,轻轻压住了他手的动作。
迎着周瑜看过来的眼神,诸葛亮眼底藏着笑意,放轻声音道:“我刚刚才想起来,我还没送你新年礼物。”
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周瑜眨着眼望他。
骨节修长的手指从周瑜手背上温柔地划下来,挪到那叠牌上。
“从上往下第七张,”诸葛亮启唇吐出几个字,目光直锁周瑜,“挑出来看看。”
——其实诸葛亮也不是很确定,但他刚才看洗牌过程时,觉得大概就在那个位置。
扑通。
即使音乐声巨大,周瑜和周围人都听得到他们自己的心跳声。
他轻轻地顺着诸葛亮的指尖,摸出了那张牌,缓缓翻了过来。
是一张“红桃A”。
图样是心形的,这套牌是珍藏版,颜色鲜艳、轮廓清晰,印得特别漂亮。
牌的质感,手指的、掌心的质感,都一清二楚。
周瑜有些愣地看着那张牌,有些迷糊。
直到诸葛亮把身子倾过小半个桌子,在所有人猛然醒悟的惊叫声和起哄声中吻住他的嘴唇时,他酒意突然全部就涌上来了。
周瑜一把紧紧地拥住他,主动地、热切地回应着。诸葛亮宣誓主权般地扳过他后脑勺,断绝了向后逃脱的路。
——一瞬间,街道上,新年的钟声浑然敲响!





.
.
在敲End和Tbc间犹豫了一会儿
不敲了!
大家新年快乐呀!!







评论
热度 ( 62 )
  1. 大力力小泰泰可非非韦悬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