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亮瑜】捕猎(结局2-HE版本)

さよならは言わない

だから先に背を向けて 

You'll be fine still be mind

凝紫:

*不是很擅长写甜的所以拖了好久
*因为要让黑化亮转变所以可能略有突兀请见谅


    第二天诸葛亮一直睡到快中午才捂着发痛的脑袋从床上爬起来,晕乎乎地摸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长期高负荷的工作带来的后遗症在宿醉之后全部展现了出来。冰箱里没剩下多少吃的,全身疲惫又懒得出门,只好泡了面胡乱填饱了肚子。折腾了半天坐回到沙发上,伴随着疲惫淹没他的,还有令人窒息的空洞。
    自周瑜离开以后他第一次这样深切地感觉到自己的孤独与可悲。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只有他一个活人,安静得一点声响都没有,而他愣愣地坐了半晌,竟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好像他所有的活力都放在了一个人身上,那个人一离开,他突然就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和乐趣。
    周瑜有多久没来过这里了?诸葛亮闭上眼睛,想象着周瑜还坐在一边,悠闲地同他聊着天,或是安静地听他说话,明明毫无意义,可似乎也并不觉得烦。至少他是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的吧,诸葛亮想。两人的交流不算太多,但毕竟有人在听你说话的感觉跟独自一人是不一样的。
    诸葛亮用凉水抹了把脸想让自己清醒些,抬头却看见镜子里自己发黑的眼圈和惨白的脸色,真是狼狈至极,像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计谋再怎么完美又如何,失去了周瑜,就输了一切。总与周瑜争执,原因不过是他次次想要争个输赢,可赢了又怎样。那么多大大小小无关痛痒的博弈,他输得起所有的代价,可是他输不起周瑜。


    照例独自一人回家的周瑜拐过一个路口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他皱了皱眉转身就打算绕路离开,却没想到诸葛亮追了过来。
    “周瑜!”诸葛亮抓住他的手腕,眼里是未曾有过的恳切与失落,“是我错了,你别走。我会改,求你别走。”
    周瑜的印象里,无论对任何人,诸葛亮从未向低过头,而现在,他说,求你别走。
    指甲掐进手心,周瑜强迫着自己狠下心来,面前的这个人,总是行事诡谲,叫人捉摸不透。“诸葛亮,你当我是个玩物吗?可以随意抛弃再捡回来的?”
    “我知道我之前很过分, 是我做的不对,我欠你的,我都赔给你,你再信我一次,我一定百般待你好。对不起,我不能失去你。”
    周瑜咬了咬嘴唇,思索了一会,终于还是做不到绝情。“你要是认真的,不妨再追我一次试试。”
    诸葛亮看着大步离去的身影,嘴角微微勾起。周瑜做事向来干脆利落不留余地,他若真的对自己没有感情,根本不会留给他一丝机会。


    第一次追周瑜的时候几乎没费什么力他就答应自己了,诸葛亮回想,或许就因为太简单,后来自己才会那么轻易地说出分手。果然失去过一次才更明白有多珍贵。诸葛亮轻叹一口气,抬头瞄了一眼电脑前工作着的周瑜,继续漫不经心地坐在周瑜家的沙发上削苹果。从前只觉得这样相对无言未免冷清,现在倒是觉得很是舒坦,只要他在身边,就很安心。
    拖了两个多月,周瑜既没答应他,也不赶他走,诸葛亮倒也不急,两人的相处已经逐渐回到了以前在一起时的样子,不过差他一个点头罢了。
     诸葛亮把切下来的一小块苹果塞进周瑜嘴里,“晚上去看烟花吧,我陪你。”
    周瑜从屏幕前抬起头,才想起今天是元旦。以前也有说过想看场盛大的烟花,可两人总是工作繁忙,一来二去便抛在了脑后。
    “你不是还有挺多文件堆着没处理完吗?”
    “往后推推也没多大事,毕竟是节日,不跟你在一起怎么叫过节。”
    夜晚柔和的风吹在脸上,凉丝丝的很是惬意,诸葛亮拉着周瑜坐在广场不远处的高地上,刚好可以看见整个广场,无数零星的灯光随着熙攘的人流移动着,将广场照得通亮。
    诸葛亮看向周瑜的侧脸,远处广场的灯光映在他眼中亮晶晶的,微弱的光线将他的轮廓勾勒的更加温和,嘴角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只一眼就足以令人沉沦。
    诸葛亮突然明白了。就这样,两个人坐在安静的角落,看人世繁华,看万千灯火。周瑜想要的,就这么简单而已。
    他伸手轻轻搂住周瑜,大片的烟花在他们头顶绽开,明亮的色彩温暖了漆黑的夜空。忍不住把脸埋进他柔顺的发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了。”
    他听见周瑜轻轻笑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低声对他说,“本来不想再回头的,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一切,可怎么偏偏面对你,就狠不下心来说不在乎。”
    诸葛亮仰头看见满眼的明媚,搂紧了怀中温暖的身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忍心拒绝我的。”
    “真是输给你了。”周瑜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到底是,情深难却。

评论
热度 ( 47 )
  1. 大力力小泰泰可非非凝紫 转载了此文字
    さよならは言わない だから先に背を向けて  You'll be fine still be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