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论把神探拐回家的一百种方法(十九)

我说我很顽固的爱你

韦悬济:

十九、醒了?再睡会。




*亮瑜


*罪犯亮x神探瑜


*ooc预警




下一章策哥和二乔强势持枪上线!


**




打出生以来,周瑜还没感到这般窘迫过。


仿佛只要在这个人、这个人的一切要求面前,自己就永远无法抵抗。看到诸葛亮单膝下跪的那一瞬间,他甚至忽然有点想逃走,但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扎在地上。他只感到,窗帘外的万千灯火都隐约投来注视的目光,而室内仅有的那点灯光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诸葛亮下跪着,高举双手。


而在他修长的、带着薄茧的手指间,正夹着一颗明亮透明的鸽子蛋。


“我不强求你接受。”诸葛亮认真地望着周瑜的眼,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我会等到你接受的那一天为止。”


这个场景太真实了。随着一阵令人害臊的热浪涌上面颊,周瑜从睡梦中惊醒。


他睁眼望着天花板,一手揪着床单,一手有些后怕地摸了摸额头。深夜容易产生荒诞的梦境。


诸葛亮安安稳稳地睡在一旁,随着身边人小幅度的动作似乎不大舒服地动了动,一头乱发蹭了蹭周瑜的肩窝后,又心满意足地静了下来。周瑜看着这家伙牢牢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不由得心跳加快地暗骂了几句流氓。不知怎么的,他总是觉得自己的嘴唇仍在发烫。


一个荒唐的念头浮现在脑海里。假如诸葛亮真的……真的求婚……


我会拒绝的。周瑜想着,用劲地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我会拒绝的,我不可能接受。乱七八糟的思绪缠满了大脑。周瑜礼貌性地精神挣扎了几下后,最后还是忍不住放空自己,眼皮动了动,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


次日凌晨四点半,周瑜迷迷糊糊地翻个身,一睁眼,诸葛亮精瘦的腰线就准确无比地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吓得他立刻清醒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被诸葛亮随手揉了把头压回了床上。


诸葛亮坐在周瑜身侧,正在低着头从行李箱里找衣服,显然也是刚醒不久,声线显得低沉又沙哑,仿佛带着诱人的小颗粒:“醒了?再睡会。”


周瑜则是目不转睛盯着诸葛亮没穿衣服的上半身,脸色十分复杂,似乎感到无比不可置信。这股让人无法忽视的目光让诸葛亮回过头,看着周瑜的眼神,从喉咙里滚出一串低低笑声,说:“怎么,看傻了?”


“……滚!”周瑜收了收几乎黏在人身上的目光,冷静无比地说,“……只是你的雄性荷尔蒙激素平时看起来没这么……这么强。”


诸葛亮终于从箱子里扒拉出一条贴身长袖,闻言,边穿衣边忍俊不禁道:“不就想夸你孔明哥哥性感吗,直说。”


周瑜面无表情地扔了句“不要脸”,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昨晚就理出来的衣服和外套,利落地三两换下了宽松睡衣,随手把枕头往诸葛亮身上一砸,趿着拖鞋就往浴室走去。


诸葛亮被柔软的枕头扔到了后脑,毫无怨言地嗷了一声。这时,只听洗漱室里传来周瑜懒洋洋的声音:“你注意点,刘备要打电话了。”


诸葛亮惊奇地眨眨眼,问:“为什么?”


周瑜边漱口边含糊地说道:“嗯,唔迂要雨(他需要你)。”


诸葛亮啊了一声。


果然,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诸葛亮立刻想起自己把刘备打昏的那下子,不由感到一阵心绞痛。可接起电话,还没等他痛哭流涕地道歉,那头刘备就抢了话头:


“来不及问早了,诸葛。甄宓有没有姐妹?”


浴室里周瑜低声窃笑。诸葛亮也有些好笑地道:“局长,我反问你,法医真的有好好清理尸体吗?那个死的根本不是甄宓,更不是什么姐妹,就是个黑道上的普通女人。”


那头传来刘备略带笑意的声音:“我只是为了看看你会不会骗我。”


诸葛亮无奈地耸耸肩:“我从来没骗过你。”


“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不会。”


“好。”刘备的口气变得严肃起来,“我谨代表蜀区公安,正式向你提出合作要求。”


诸葛亮忍不住暗暗夸周瑜神通,答道:“说细点。”


电话里道:“请求你以民间志愿者的身份协助参案,抓获旧案余孽。嫌疑人归案后,释清你的所有。”


“……”


诸葛亮忽然沉默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答应了。然后,甚至没有多寒暄一句话,他立刻挂断了通电。


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局长亲自包庇重大犯罪嫌疑人”,而且这样的电话一定是被录音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诸葛亮看着手机上正运行的反追踪反定位程序,抿了抿唇。


他扔下手机,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道:“我去找一下黄月英,可以吗?”


正在洗脸的周瑜拧了把毛巾水,道:“去吧,待会我帮你把东西收拾好。”


他低头看着手里头原本是纯白色的毛巾。随着水流进下水道,毛巾上的一点血红色开始弥漫开来。刚才听到刘备的请求时,他一惊,不小心咬到了舌尖,现在用手指点一点伤口,还是有一些轻微的疼痛。


周瑜挂回毛巾,推开浴室门,拢了拢略长的颈发,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开始整理零零散散的物件。尽管只住一个晚上,但是拿出来的诸如追踪器、窃听器、反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仍是多得很,再加上还有被诸葛翻得一团糟的衣服,周瑜悠悠叹了口气,开始耐心地理起来。


他发现,在衣服的底下还有一个夹层,里面放着一叠有些散乱的资料。周瑜知道自己能看,于是就也拿起来齐了齐边角。瞥到几行关键而熟悉的数据时,他忽然哑然失笑。


一个犯罪团伙极为详细的罪行记录和板上钉钉罪证。


他猜到了,那是诸葛亮唯一的弱点,刘备。他自始至终都从未真正地背叛过他,甚至一直都在暗地里帮助搜集相关的资料,恐怕就是为像今天这种合作的情况做准备。说得难听一点,这真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忠犬,一个彻头彻尾的刘备的人。


这是他首次对刘备这个人浮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样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到底会做出什么。也许他记仇,也许他大度,在周瑜眼里,刘备的演技一直是无与伦比精湛的。对于诸葛这个曾经的得力部下,到底是伤害还是放手,一条人命,全于其一念之间。


周瑜有些喉咙发干。他非常不喜欢这种猜不透的人,对于鲜有的担忧感也有点不适。他低下头,拉起夹层,把资料放了回去。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他摸到在这个夹层的下面,居然还有另一个小夹层!


那个夹层的拉链扣得很紧,和放资料的夹层比起来简直是防守甚严。里头的东西可能是因翻动而有些搁位,居然卡住了,让资料根本放不进。周瑜咬咬牙,有些费劲地拉开了夹层,最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巧的盒子。


他原本没想打开看,但忽然间,它毫无预兆地自己弹开了。里头的东西在凌晨的朦胧黑暗中,反射出一道明亮的光!


周瑜呆住了。倏地,他暗骂自己太矫情,只是眨眼间,他鼻子有些酸酸的,眼里似乎泛起一层薄薄的水。


精致的小盒子里,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枚明亮的、通透的、泛着浅色光辉的鸽子蛋。








tbc





评论
热度 ( 53 )
  1. 大力力小泰泰可非非韦悬济 转载了此文字
    我说我很顽固的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