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团兵】Time & Love

有生之年😂😂😂我最爱的年下!!!!

Spectrum:


  • 感谢供梗的咩咩@zoologies ,但是我好像毁了你的好梗【土下座


  •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 注意避雷!【请勿殴打作者



 


 



 


三月的樱花云霞一般绽满枝头,明媚的阳光下那些粉白的花瓣几近透明,暖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吹进来,柔和地拂过脸颊。春光正好,令人昏昏欲睡。


 


利威尔左手托腮无聊地看着窗外。他的座位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要打盹还是要发呆都是一个便利之处。不过……抬眼看着头顶那一片明净的蓝天,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果然还是应该翘掉这堂课去天台睡一觉的。


 


班导师终于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念叨,对台下一干无精打采的学生宣布道:“这学期会有一位新来的英语老师负责你们的英语教学,大家欢迎。”


 


“哎,快看快看,是外国人呢,好高大啊。”


 


“哇啊,老师长得好帅!”


 


“天哪我有学英语的动力了。”


 


旁边的女生躁动起来,三三两两地小声议论着。利威尔烦躁地小声啧了一下,不耐烦地转过头将视线投向讲台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引得一众女生齐犯花痴,却在那头耀眼的金发映入眼帘时呆住了。


 


是他吗?


 


分成三七分的金发梳得整整齐齐,脸部线条依然雕刻般清晰分明,唇角挂着一如既往的清浅微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镜片后那双蔚蓝的眼眸深邃迷人,跟记忆里的那双眼睛交叠在一起,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将利威尔牢牢地吸入其中。


 


他盯着那张熟悉的脸,似乎全世界的喧嚣在这一瞬间都离他而去了。


 


埃尔文!埃尔文!


 


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十五岁的少年利威尔,在这个宁谧的春日午后,听到了从自己心底传来的、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声音。


 



 


“老师。”


 


“啊,是利威尔啊,有什么事吗?”金发男人摘下眼镜,从高高的书堆中抬起头来,看向立在办公室门口的黑发少年。


 


“呃,看老师这边还亮着灯……”利威尔站在门口有些踟蹰,可是看见男人微笑着朝他招手,脚便不听使唤般地朝里面走去。


 


“老师怎么还没回家?”


 


“呵呵,快了,利威尔呢,怎么这个时间也还留在学校?”


 


“有……有社团活动。”利威尔偷偷瞄着男人灯下英挺的侧面轮廓和执笔的骨节分明的大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结结巴巴地回答。


 


“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活力,”金发男人搁下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转过头笑眯眯地看他,“这次测验你又是全班第一,再接再厉啊,升学考试也快到了,保持现在的好状态哦。”


 


“嗯。”少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我会的,只要是你的希望,我都会尽力达成。


 


男人结束了手头的工作,整理了一下桌面,站起身来:“一起走?”


 


少年的心立刻雀跃起来,面上却不露声色,跟在男人身后走了出去。


 


初夏的傍晚温度还算适宜,夜风中弥散着不知名的花香,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身旁男人的脚步沉稳有力,利威尔埋头径直走着,心却一直砰砰跳个不停。恍惚间又看到了那条长长的走廊,以及两个如现在一般并肩而行的背影,墨绿色的斗篷在身后轻晃,蓝白交叠的羽翼愈显分明。


 


“……老师。”少年忽然停住了脚步,低低地唤了一声,像是下了某种决心般抬起头定定地看向对方。


 


“嗯?”男人也停了下来,温和的目光落在了少年白净的脸庞上。


 


“你……您相信命运的相遇吗?”还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声线有些沙哑,他扬起脸问他的老师,目光纯粹,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试探,“就是那种,呃,之前从来没见过、但是一旦遇见就觉得很熟悉的人,仿佛前世也一直与他在一起。”


 


男人当真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他看着他的学生,蓝色的眸子里溢满了笑意:“没想到利威尔还相信这个,不过也许这种情况真的存在呢,我第一次看见利威尔也觉得很亲切。”说罢还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老师怎么看我?”少年的声音有些急切。


 


有认出我吗,有从前的印象吗,我遵守了约定,你呢。


 


“是个好孩子呢,很讨人喜欢。”


 


“那……那老师您……”


 


“我也喜欢利威尔哦。”


 


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红晕,心脏又不受控制地砰砰狂跳起来,巨大的喜悦一下子充盈了整颗心房。该抱住他吗,还是告诉他自己也……少年不由自主地攥紧了书包的肩带,迟疑着想伸出手,却在听到男人下一句话时如遭雷击般呆立当场——


 


“对了,这周末来老师家吃饭吧,我太太一定也会喜欢利威尔这样懂事听话的好孩子的。”


 


他说太太?他结婚了?


 


难以置信地将目光投向男人的左手,果不其然对方的无名指上套着一枚不怎么起眼的素圈。朴实无华的戒指在夜色中有些黯淡,可即便如此,利威尔也被戒面反射出的微弱光芒刺得两眼生疼。


 


他后退两步,埋着头对男人胡乱地鞠了一躬:“好的,我会去的,谢谢老师。”说完转身快步离开,将男人费解的表情抛在身后。


 


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奔跑了起来。


 


胸口处有隐隐的钝痛。


 


十五岁的少年利威尔,在这个微热的初夏傍晚,听到了从自己胸腔传来的、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的声音。


 



 


——“放手,利威尔!


 


——“听我说,我们一起牺牲在这里没有意义。”


 


——“活下去,利威尔,这是命令。”


 


——“我会找到你的,一定会,相信我。”


 


眼前绽开一片血红,那时候他头一次知道,原来人类的鲜血也可以这么烫,足以灼伤皮肤、烧穿骨骼、在心底留下永不磨灭的烙印。


 


利威尔挣扎着睁开干涩胀痛的眼睛,纷杂无序的梦境在脑中来回碾压一夜,直到醒过来整颗头颅似乎都还嗡嗡作响。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着看着忍不住抬手挡在了眼前,咧开嘴角扯出了一个难看无比的笑容。


 


太没用了,亏你还是曾经的人类最强。


 


已经不是那个穷途末路的时代,也不需要他为人类劈出一条希望的前路,握在手中的利刃不饮血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被遗忘也是理所应当吧。


 


只要他幸福……


 


利威尔翻身下床,用冷水抹了把脸,看着镜中自己惨白憔悴的倦容,闭起了眼睛。


 


既然如此,也该和过去的自己道个别了。


 


带上准备好的礼物,利威尔坐上了前往老师家的电车。天气并不好,厚重的乌云堆积在天边,远远的还有几声闷雷滚过,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也许会下一场大雨。利威尔看着窗外退后的景物有些恍神。那天似乎也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雨,暗红血色被滂沱的大雨冲刷成一道道蜿蜒的细流,如同横亘在大地上的条条脉络,最终溶进泥土辨不分明。


 


直到站在男人的家门口,利威尔还是有种恍惚的不真切感。他深呼吸了几次,定定心神,努力让僵硬的脸部肌肉放松下来。


 


祝他幸福,然后微笑着跟他道别吧。


 


他伸出手,按响了门铃。


 


门里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大门开了,探出一个金色的小脑袋。


 


“啊,那个……请问史密斯老师是住——”


 


利威尔话还没说完,一股大力便撞在了胸口。少年瘦削的身板经不起这么猛烈的冲撞,往后一仰栽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见一阵大声的抽泣。


 


“利威尔!!……呜呜……利威尔!呜呜呜……我找到你了……”


 


利威尔目瞪口呆地支起上身,衬衣的胸口已经湿了一片。他伸手揪起呈八爪鱼状死死扒在他身上的小毛头,一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圆脸瞬间映在眼里,金色的头发、蔚蓝的眼睛,还有那条胸前挂着的绿宝石绳结,怎么看都像极了那个男人整日系得一丝不苟的波洛领带。一个比知道史密斯老师结婚了还令他震惊的事实盘旋在脑海,他张了张嘴,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埃尔文?”


 


回答他的是某人在他怀里的一通乱拱。


 


利威尔重新揪住小鬼的后领把他扯开了一点,皱着眉头看向对方:“喂,脏死了,别把鼻涕蹭我身上。”


 


“利威尔好小气。”


 


“你这个笨蛋,怎么变成这副蠢样,你现在几岁啊小鬼。”


 


他嫌弃地揉乱了怀里那颗金色脑袋上的毛,眼睛酸涩得厉害,有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划过脸颊,模糊了他的视线。


 


雨哗啦一声终于下下来了。


 


十五岁的少年利威尔,在这个沉闷的阴暗雨天,看见了透过厚重的云层、照在自己心上的那一束亮光。


 



 


“所以说,当年你是怎么会把我爸认成我的啊。”


 


“啰嗦。”


 


“是你不对在先啊,快老实交代。”


 


利威尔靠在卡座椅背上冲对面的金发青年翻翻白眼,右腿习惯性地搭在左腿上没什么形象地晃荡:“翻旧账烦不烦啊你。”


 


青年不依不饶地盯着他,目光灼灼,活像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我说过我会找到你的,为什么不等我。要是我们那天没有相遇,你是不是就打算一走了之了?”


 


“吵死了,谁能料到你会变成一个小我七岁的小鬼啊。”


 


“我才不是小鬼,我已经成年了好吗!”


 


“哦?那之前老是在我面前炫耀有女孩子给他递情书的幼稚鬼是谁呢。”


 


“谁让你一点也不紧张我会被人抢走。”


 


“我紧张有什么用,腿长在你身上,要往哪儿走我也拦不住,”利威尔坐直了身体,白皙的脸上笑意全无,投向对方的眼神里写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专注,“我啊,只希望你好好地活着,如果有人代替我爱你、给你幸福,这样也足够了。”


 


这句话来得太突然,曾经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一团之长被这句突袭般的告白搞得有些措手不及。金发青年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抬手想捂住脸,想了想又放了下去,气冲冲地叫了起来:“太狡猾了,利威尔!你太狡猾了!”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谁都无法轻言爱情,那是太过于奢侈的愿望,如同一场缥缈的无法企及的梦,来不及好好纪念便已在鲜血和泪水中醒来。


 


“可恶,明明应该让我先说的。”青年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他的轮廓已经出落得跟记忆里一模一样,除了那头金发不再一丝不苟地梳成那个老成的发型,而是剪出恰到好处的长度垂落在那双迷人的蓝眼睛前。他探身拉过利威尔的手,从衣兜里掏出件东西往对方手一塞,看着对方那双黑亮的眸子郑重其事地说道:“结婚吧,利威尔。”


 


利威尔摩挲着手里长方形的小盒子,右手拨开盒盖,一对式样简洁的对戒静静地躺在黑色丝绒底座上,戒面在灯光映照下闪烁着细小但耀眼的光芒。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洁白的雪被浓重的夜幕温柔地包覆,安静宁谧得近乎虚幻。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黑眼睛里也似有微光闪烁。


 


三十岁的成年男人利威尔,在这个细雪纷飞的冬日夜晚,听到了从自己心上传来的、有什么东西盛放出来的声音。


 


——Fin——


 


 


 

评论
热度 ( 1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