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险恶,我必须得撤

【亮瑜】听说亮瑜修成正果了?

命中注定

袁寒亭:

@釀魚 GN的点文


修仙paro


非常惭愧,作为一个文盲,折腾了这么久也并没有弄出一篇古风修仙……




阴云拢聚,天青欲雨。


周瑜从楼下客房循着楼梯走到楼上,中央空调温度打得很低,诸葛亮躺在客厅沙发上睡午觉,没戴眼镜,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睁着眼睛,瞳仁黝黑无神。


幸亏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诸葛亮解释他从小就是这样,普通的兔眼而已,没什么影响也就没在意。


不过他还是经常怀疑诸葛亮眼睛根本看不见,诸葛亮兴致勃勃地把眼镜借给他,让他感受下九百度的近视眼镜,天旋地转。


若不是可以清晰感应到他金丹初期的修为,周瑜总要怀疑这个人其实是个普通人,浸染俗世,活得潇洒又漫不经心。


 


“要下雨了。”


躺在沙发上的人模模糊糊“嗯”了一声。


“此事绝不寻常,我昨日观天象并无雨意。”


躺在沙发上的人突然笑起来,笑得蜷起身子,从茶几上摸眼镜的手都抖得不行。


诸葛亮捞过抱枕和平板,点开一个本地政务网页面,递出给周瑜看“市人影办近期会多处开展人工增雨作业”。


“之前帮你在手机上关注了本地的微信公众号,偶尔也看一下推送嘛。或者逛逛本地论坛说不定也会有意外收获呢。”


周瑜对这些现代化电子设备不太感兴趣,诸葛亮随手送给他的手机也没怎么用过。不过看这条消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诸葛亮光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慢悠悠往书房走。


“你放心,我已经接入了全市监控,昨天跑了下气象局和水利局的统计数据,有了些发现。今天看看供电局的,要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有迹可循,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天网下大数据的眼睛。何况我昨天转了锦鲤,说困扰多日的事情近期就会有突破。”


诸葛亮每天都在捣鼓些可谓不务正业的东西,当事人义正言辞:“互联网+时代,修仙也需要跟上时代的浪潮。”


为了他所谓的共享经济,诸葛亮进了学业堂就建了一个校内论坛,很快聚了一帮非名门世家出身的散修。


世家子弟都有家传的宝器,无论是救命还是联络、传送都各有诀窍。而这些散修和四散的妖修等等会更多依赖于现代通讯和交通技术。


而诸葛亮这个别具反骨的诸葛家二公子很多举措就格外耐人寻味。


 


然而等到傍晚,天黑起来,也没有一滴雨。


期间快递送了次诸葛亮的包裹,还有日常送来的水果。周瑜在后院练了两个时辰的剑,诸葛亮一直待在书房捣鼓。


 


山中尚且气候宜人,之前从城里经过,热浪翻滚,浊气滔天。


此地月余无雨,他们正是为此而来,却毫无头绪地在这个山中别墅待了一旬了。


这件事说起来如同现下的情况一样,让周瑜微妙地不快。


风平浪静,却有什么事情在悄无声息地发生,而结果到来之前他都毫无所觉。


 


学业堂中每年都有固定的结伴游学,学堂中学生由修为划分为六级,由最高级带最低级完成随机任务。


用诸葛亮的话来说,暑期实习就是拉郎组队打怪,而学堂糟糕的组队宗旨是“人生总要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和猪队友。”学年考核中的第一名和倒数第一组队,以此类推。


这样据说倒也成了不少对神仙眷侣,毕竟修仙路漫漫,有道侣相伴总好过无。


诸葛亮对这些稗官野史了若指掌,还兴致勃勃和周瑜分享过不少,可惜周瑜素来一心清修,对此毫无兴趣。


即便诸葛亮对他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是:“道友,双修否?”


也只是定定看了他两眼后回了一个字“否”。


 


不过,今年周瑜升到最高级,也将和新入学的修士组队,让不少女修士私下颇为欣喜,由此足见在修道中机缘的重要性。而周瑜一直维持着第一名的成绩也让一年级最后一名的宝座备受觊觎。


因此诸葛亮的压题宝典和期末超级笔记格外畅销,毕竟不全知全会怎么保障每道题都答错呢。


然而最后出来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周瑜在学年考核中倒数第一,因为除了几门实践课程的满分外,所有的理论课程成绩都为零。


嫌疑人诸葛亮面无愧色地表示了遗憾,并安慰受害人:“纸面盖章不等于真实修为,因果前定,不必挂怀。”


 


而他这位前定的因缘,在周瑜御剑赶到这所山间别墅后,才开着他的越野车,伴着一堆邮政包裹和滚滚红尘一起到来。


在鸡飞狗跳的分房间,收拾洒扫后,他们在一楼客厅周瑜画出的传送符阵中正式接到这次游学任务书。


至今,毫无进展。


 


再次邀请周瑜失败后,诸葛亮独自去后山水潭里泡了半个时辰的泉水解热。之后湿淋淋地踩着水迹回到二楼阳台,瘫在躺椅上吃下午放进冰箱的西瓜。诸葛家的这栋避暑别墅久无人迹,诸葛亮这次来后陆陆续续添置齐全。


 


周瑜自可辟谷后甚少进食,还是架不住诸葛亮盛情邀请,一起尝了不少当地美食。之后外出麻烦,外卖难吃。诸葛亮除了日常水果外,便屯了一冰柜各式各样的冰淇淋,还有一架子各种酒。


不怪诸葛亮不紧张,本次派给他们的任务评级只有己。修真界的任务以天干划为十等,甲级最高,只出现过一例,庚及以上的任务都是由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接手,一般评级辛壬癸的任务是可挂公开悬赏的,难度较低,尚未结丹的散修即可完成。


 


不过庚以上的评级也只是预估,具体还要等他们调查清楚真相后判断任务等级,以及是否要请求外援等。


周瑜身上自然备有各式宝器,但无论是诸葛亮开着越野陪跑,还是他深夜独自外出几趟,都一无所获。


而诸葛亮始终坚持他的歪门邪道,每天摆弄他的手机和电脑,妄图在那张网上找出蛛丝马迹。


 


周瑜修完晚课,准备就寝的时候诸葛亮终于晾干了自己,套着一件白色睡袍,踩着人字拖下来了。


看来有些进展,周瑜挥了挥手,诸葛亮饶有兴致地看着贴着墙的纸片人活过来,取了酒盏为他们斟上酒。


周瑜从未见过诸葛亮施法,毕竟学业堂是供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研习修炼理论知识的地方,何况诸葛才入学业堂,前三年考核中都没有实践。按理,以诸葛亮的修为不该这么依赖外物,也可能只是习惯。


 


“有进展了?”


诸葛亮把视线从纸片人上挪开“有些线索。我本来翻了翻气象数据,这里近海,夏天雨水丰沛,却每十年会连续晴一个月。只是日照,周边毫无异常。”


“今年已经连续一个半月了。”


“是啊。”诸葛亮低头呷了一口,第一次喝到酒盏装的红酒。“我猜有位贵客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时间却没有离开。”


诸葛亮拿过周瑜随手摆在书桌上的手机,点开周瑜才注意到,诸葛亮似乎给自己发了不少东西,诸葛亮划了划屏幕,点开一条,是一段视频。


并不很清晰,但足够了。一个青衣女子似乎在找人,楼梯口上来后,从一个房间门口,走到另一个。无论是衣服式样还是神态姿势都与周围偶尔路过的人格格不入,最重要的似乎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


“因为没有全市各个地方的气温数据,我跑了全市的用电数据,尤其是大型家用电器600W以上的。发现有一片小区在全市增幅中尤为突出。当然我还排查了近期死亡人口和警局备案事件,外来人口,都没有异常。”


“顺便监控了小区的流量关键词,除了热没什么发现。翻车流移动轨迹数据的时候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之后翻了下监控,总算看到了这位与众不同的存在。”


 


周瑜不太懂他的这些技术实现,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饮尽残酒。“如果真的是天女魃,所居不雨。她从昆仑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数据只有近几十年的,可以推断她来此地不短于七十年,十年一面,只可能是见人。”


周瑜抬眼看对面的人:“千年已过,有什么人能让陨落的神惦念?”


诸葛亮笑得满不在乎:“或许是情人?但是这关我们什么事呢,我们只需要请走她就行了。”


周瑜不动声色:“既然你这么肯定,她是为了见谁?”


诸葛亮顺手点开另一个链接,不是视频,是一个介绍性的报道,黑白照是一位年轻的军官,彩照中间为众人簇拥的白发老者眼中仍然有沙场的刀光。


诸葛亮迎着周瑜的目光淡定地说:“我推算了此人的生辰八字,命星已陨。但市立医院特护病房里的心电监护仪上数据一切正常。”


生死有命,不可强求。


修道之人都想逆天改命,却又必须遵循因果,顺应天意。


 


“此人八字给我。”


诸葛亮直接把手机推了过来,随后慢悠悠起身往外走。“我先睡了。”


周瑜听见他慢慢哼唱:“我铁口直断,为你消灾解难,我神机妙算,谁又看得穿……”* 


一些事情多年以后已经被遗忘,可总有人会记得。


 


周瑜在子夜问卦后的梦里总也睡不安稳,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梦醒后顺手为诸葛亮占了一卦,水地比坤上坎下,和自己出发前家中长辈算的一模一样。


宜进不宜退,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二天,晴空万里。


诸葛亮下楼的时候,周瑜已经在院中练剑。清风回舞,姿态潇洒。


诸葛亮泡了清茶,在花下凉亭眯了一会儿。等周瑜的剑锋擦着眉尖,拂走落花的时候才回过神。


真是一晃眼,沧海桑田,多年前这个人剑都拿不稳。


 


“你知道那位就是千年前那条应龙?”


“神格遗失,会有愿意在世间徘徊的,也就会有想遁入轮回,涅槃重生的。”


“九世轮回,真的能重返仙班么?”


诸葛亮没有说话,不过如今情势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诸葛亮为他们拟了一个工商会代表的身份,预约了傍晚重症监护的半小时探视。


周瑜出身世家,筑基后曾于凡间历练,虽不亲近世道,却也不甚排斥,结丹后一直避世修行,再未入世。


诸葛亮开车载着他去取定制的西服,又去取事先定好的鲜花水果和礼品。这些毫无必要的乔饰没什么意义,不过诸葛亮却说这是表示诚意。


诸葛亮俯身为他打领带的时候,周瑜才注意到这个人比自己还高。


 


如此高龄,人生波澜壮阔,殊无遗憾,大限将至,留守接待的女儿也没表现出多少悲伤。


老人已经没多少意识,眼睛能随人动,却也说不出完整的话。


周瑜能看见青色的符咒环绕在心口,固魂之术,却挡不住元神逸散。


九世轮回,九世身死,终有一天,会泯然众生。


 


到了楼下,热气扑面,诸葛亮插着口袋抬头看太阳落山,突然说:“要下雨了。”


周瑜偏过头看他:“如果天女魃想要唤醒他,需要什么?”


诸葛亮想了想:“三生石?”


“这太难了,可能有其他的。”


诸葛亮抬腿往停车场走:“这个倒和我们没什么关系。肉身已死,固魂之术撑不过今天午夜,心电监护仪会发出警报,之后抢救无效,停尸吊唁,这么热的天,三天后就会火化下葬。”


“她要带走元神,我们必然拦不住,也没必要,但是如果是其他的呢?”


诸葛亮为他拉开副驾驶车门:“静观其变,生死簿上清清楚楚,地府却装聋作哑,可见没人愿意蹚浑水。”


 


回去后诸葛亮解了束缚一身的正装,再次邀请周瑜一起去后山泡水纳凉,周瑜给自己画了恒温符倒是一点汗都没出。


不管如何,今天午夜会见分晓,他临了几张符才静下心。


 


周瑜整理好乾坤袋,擦了琴和剑,闭目抱元守一,静候天时。


而等到临近午夜楼上也没有任何动静,下弦月,山中黢黑,只有风声和低低虫鸣。周瑜走上楼,书房门开着,只有三块显示屏亮着,是医院病房和门口的监控。客厅空无一人,卧室门半开,空调打得很低,诸葛亮埋在在被子里。


周瑜觉得自己也不算惊讶,就是有点想笑:“我过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诸葛亮翻了个身,从床中间滚到一边,模模糊糊地说:“别管了,一起睡吧。”


周瑜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动静只好转身下楼。


 


等他御剑到那儿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门诊似乎还有不少人,而住院部已经静下来,树影森森,天女魃一身青衣隐在庭院中。


周瑜在远远地停下来,拿捏不准对方的意思,谨慎起见还是以医院为中心筑了结界。


 


午夜,一如诸葛亮所说的,尖利的警报声,杂乱的脚步声,一撒手俗世已无纷扰。


周瑜看到明亮的元神离体,隐隐龙纹,从楼上向庭院中飘去。


 


尚来不及反应,便有龙吟冲霄而出,金光暴涨,景云汇聚,结界受不住如此霸道的龙气,瞬间破裂,周瑜只觉得心口一痛,晕了一霎才回神。


天上已是阴云流聚,远处闷雷阵阵,龙魂游走云间,金光翻涌,风声呼啸。


须臾漂泊雨下,下弦月早已隐于云后,天地昏暗,周瑜回过神才发现,天女魃早已消失无影,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到底发生了什么?经过九世轮回的元神依旧如此强硬,而且吟啸痛苦,似乎已经失控。


第一道闪电携风雷之势到来的时候周瑜几乎疑心自己雷劫提前,转瞬意识到不是,这条龙疯了。周瑜下意识散出一把符纸护住周身,翻出绿绮,铁马千军踏曲而出。


第二道雷转瞬而至,天地炸响,一片雪亮的光,清晰地照见因为刚刚第一道雷而倒的路牌,烧起的火光瞬间被大雨浇灭。狂风之下,树木乱舞。


风狂雨骤,雷电交加。周瑜觉得自己听不见也看不见,周身剑气暴涨,琴下剑身震颤,音咒勉强修复的结界摇摇欲坠,寒来暑往,数年苦修,难道最后却什么也护不住?


直到被诸葛亮捧着手托离琴弦,周瑜才意识到自己十指鲜血淋漓,琴身已出现裂纹。


 


倾盆雨下,面前的人浑身湿透“即便你大乘期的修为,也挡不住一条修炼千年的应龙。”


诸葛亮抬头看了眼云中翻滚的龙魂“即便是历经九世轮回的元神,自己的千年内丹和记忆一时也接受不了吧。”


原来如此。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得道飞升,位列仙班,太上忘情。


当选择插手俗世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神了。


 


逐鹿之战后,天女魃隐居赤水北,而应龙居于南,曳尾治水,九重天外,归期未有期。当他选择兵解,遁入轮回转世重修的时候,对天女魃托付了什么,如今是醒悟了什么?


诸葛亮看着周瑜笑了笑:”可能只是发现,这世间从来没有回头路可走的。天道无情,常愚善人。“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诸葛亮看着掌上周瑜被雨水冲淡的指间血迹,轻轻凑过去含住。


周瑜只觉得温凉的湿意扫过指尖,天边雨云间的电光像闪过心间,头晕目眩。


伤口瞬间愈合,诸葛亮笑了笑,抬起头和他对视,黏在额头的湿发下,黝黑的瞳仁依旧没有任何神采。


“公瑾,你一定知道鲤鱼跃龙门的典故,却未必知道,即便天火为劫,元神得保,越过龙门后也无法成为一条真正的龙。”


周瑜终于知道为什么诸葛亮瞳仁无光、从未闭眼、喜水、金丹修为、从不在自己面前施法。他神思散漫地想,龙涎倒是功效超群,赚了。


不过歇了片刻,又一道惊雷携千钧之力而下,轰然炸响,在一闪而过撕裂天空的光中,周瑜抚过诸葛亮苍白的面色,拨开遮住眉眼的湿发。


“要我做什么?”


诸葛亮轻声说:”画龙点睛。“


 


即使闻所未闻,周瑜也知道这不该是一件可以轻易应允的事情。看诸葛亮神色也能猜出,点睛之后,双方命脉交融,生死牵连,修炼之人,因果相生,羁绊过深,绝非善事。


既然因果前定,不如随缘而安。


大概是无师自通,或者他本就知道怎么做.


瓢泼大雨中,周瑜咬破舌尖,倾身舔过诸葛亮的眼睛,仿佛心尖热血顺着舌尖流出去,猩红的血色洇进墨色的瞳仁,像墨水翻进清水池,缭绕的颜色荡开来,红黑色纠缠浮沉,眼尾眉鬓慢慢生出细密的龙鳞。


周瑜昏过去前想,这是一双龙的眼睛。


 


“昨夜凌晨我市发生强降雨,局部地区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引发小范围雷电灾害,无人伤亡。专家预测十一号台风将经过我市,短期强降雨将持续,请市民注意台风天气,合理安排出行。”


 


周瑜第二天晌午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所民居,他昨夜被姗姗来迟的驻地修士夫妇接回修养。据说应龙被另一条龙引往东海去了,海上电闪雷鸣巨浪滔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卯时天光放亮方歇。


周瑜自觉身体无恙,想来诸葛亮应该没事。


他打坐调息了半日,世界在婆娑雨下,窗外天色渐渐暗下去。


 


按理诸葛亮处理完就应该找过来了,周瑜还是不太放心,留下一些丹药符纸,谢绝了挽留后御剑往东海去。


海上雨势更猛,周瑜顺着感应降下来,就看到一条黑色的龙慢慢从深海游上来。这么长一条,难怪人形会比自己高。


把真元大损,化不成人形的诸葛亮带回去,丢到他的小水潭里。过了几天,大概是太无聊,诸葛亮终于肯挪动尊驾,把自己搬到二楼浴室。


 


等显示屏花了的时候才想到电子设备还需要防水。


周瑜上楼就看到诸葛亮脑袋搁在漫水的浴缸边,伸着龙须在平板上点点点。


看到周瑜在门口,他提了提眼皮打了个招呼。一边嘀嘀咕咕:“你记得避水符是怎么画的么?我本来准备进内网搜一下的,VPN又挂不上去了,IOS就是麻烦,看来还是要再买个安卓机。”


周瑜:……


等周瑜帮他的一堆电子设备画好避水符,这条懒虫懒懒地拍了个水花后,把平板推向周瑜:“看看喜欢哪一辆?”


周瑜翻了翻,各种看起来没差的车型“原来的呢?”


“被烤了一轮,又下锅泡了几天,车牌竟然完好无损,违章停车妨碍交通被交警拖走了,还有一大笔罚单等着我去交呢,流年不利啊,需要转运了。”


周瑜看着他点了点手机,又转发了一条锦鲤,非常无语。


 “自己本体就是锦鲤,每天转发个什么劲。”


诸葛亮正色:“这就是求人不如求己。”


“有道理,别买车了,我想骑龙出门。”


第二天快递送来了一辆卧龙牌电动车,轻松改变你的生活。


“已经停产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供销商买了一辆珍藏版。”


“诸葛亮你再不务正业不好好修炼,我就把这片的网断了!”


哎,暑假能不能让龙歇歇,好想离家出走哦。


 


——完——


*《阴阳先生》ilem


内网论坛上置顶飘红的帖子:“听说亮瑜修成正果了?”


好希望来个人写给我看啊【你走


 卧龙电动车这个梗已经过去七年了,厂商都倒闭了,我才把它写出来……



评论
热度 ( 113 )